PSP最后的大作!这不是我们熟悉的《最终幻想》,这是《零式》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2020-02-27 11:25:09

游戏不输男参上!

不管爱他说着恨他,《最终幻想15》都成为了游戏媒体和玩家之间的热门话题,这部当年的《最终幻想versus13》,在田畑端的手下基本背离了初心,作为最终幻想系列“新水晶神话”最具野心的一部作品,一下子成了落魄王子钓鱼流浪记,不禁让人唏嘘。相反,“新水晶神话”中最不起眼的一部作品却成为了最成功的作品,它就是PSP最后的大作《最终幻想 零式》。

PSP最后的大作!这不是我们熟悉的《最终幻想》,这是《零式》

这部《最终幻想 零式》是很多玩家对PSP最后的记忆,无论是当年足以媲美家用机的精美画面,让人震撼唏嘘的结局,还有非常不“最终幻想”的玩法,都让玩家流连忘返。9年后的今天再看这部《零式》,它在最终幻想系列漫长的历史中也是独树一帜的作品,我们就一起回到新水晶神话的开端,一起看看这部PSP最后的大作。

PSP最后的大作!这不是我们熟悉的《最终幻想》,这是《零式》

2011年发售,最后的大作《零式》

 新水晶神话的幸存者

2006年《最终幻想12》凭借优秀的系统和制作取得成功,向业界再次证明了RPG王者的实力后,SE的几位大佬宣布全面展开“新水晶神话(Fabula Nova Crystallis)”。早在2004年《FF13》开始开发之后,编剧野岛一成就突发奇想地踢出了这个概念,得到了野村哲也和田畑端积极响应,于是颇有点史诗意味的新水晶神话故事全面铺开。

PSP最后的大作!这不是我们熟悉的《最终幻想》,这是《零式》

计划披露时雄心勃勃的新水晶计划

所谓的“新水晶神话”,说白了就是将《最终幻想》系列的背景设定全面推翻重启的全新系列作品。在《最终幻想》系列作品中,水晶一直是不可或缺的角色,但水晶要么是冷冰冰的能量源,要么只是引导玩家的工具,而“新水晶神话”中却给水晶赋予了神格——人类世界的“支配着”脉冲、“守护神”艾特罗和“死神”燐世都是“主神”布涅贝尔泽创造的,主神赋予了他们不同的任务后便化为水晶沉睡了。想要一两句话把新水晶神话讲明白非常困难,但把所有的故事都浓缩一下,便可以总结为:人类反抗神的支配,并在较量后获得了新的未来。

PSP最后的大作!这不是我们熟悉的《最终幻想》,这是《零式》

当初宏大的计划最终落得一地鸡毛

围绕这个背景,新水晶神话的原案策划了四部作品:《最终幻想13》《最终幻想Versus13》《最终幻想Agito13》和《最终幻想Haeresis13》,这四部作品是布涅贝尔泽世界观下展开的四个平行世界故事。作为次世代PS3上第一作《最终幻想》,新水晶神话系列作品在E3上发表的预告片足够吊起玩家的胃口,甚至在当时就有玩家高喊次世代是索尼的胜利。《最终幻想13》光是预售量就已经达到了60万份,风头一时无两。

PSP最后的大作!这不是我们熟悉的《最终幻想》,这是《零式》

2014年打着agito13名头的手游

然而新水晶神话看上去美好,实际上却成了大佬们步子迈太大的扯淡计划。彼时正值和田洋一膨胀之时,《最终幻想13》公布后,不仅一手上演了一出“拍肩膀”的大戏,让SE的名誉受损,还趁着智能手机崛起,派重兵开发手游,SE从那时起便进入了盛极而衰的时代。“新水晶神话”最终落得一地鸡毛:北濑佳范主持开发的《最终幻想13》,最终成为了“绝对线性”的按键游戏,所谓电影化表现无非就是CG多,但游戏性却无从说起,因为开发成本过高最终还成了三部曲,销量却一部不如一部;野村哲也主持开发的《最终幻想Versus13》遭遇难产,最终被和田洋一撤掉扶正了田畑端,最终改得面目全非,脱离了新水晶神话成了《FF15》,野村的怨念在《王国之心3》中暴露无遗;《最终幻想Haeresis13》仅仅出现过一个标题,玩家连这是一部什么作品都没见过就被阉割……

PSP最后的大作!这不是我们熟悉的《最终幻想》,这是《零式》

只留下一个标题的Haeresis13

最终唯一一个留下赞誉的作品,却是当年预定登陆智能手机的《最终幻想Agito13》,几经周折,SE决定将它转移到PSP平台,也就是《最终幻想 零式》,多嘴一句:这部作品的监督是田畑端,如今看来有些讽刺的意味。

PSP最后的大作!这不是我们熟悉的《最终幻想》,这是《零式》

最后的幸存者

 一切都不那么“最终幻想”

本来是准备作为手游出道的《最终幻想Agito13》,在开发了5年后突然得到了平台升级,一下子就从补完性质的小品级变成了双UMD光盘的大作级作品,于是这部作品突然就跳出了“13”这个范畴,更名为“零式”。也就是从更名的那一刻起,《最终幻想 零式》就有了独立于正代作品的性格,让它的一切看起来都不那么 “最终幻想”。

PSP最后的大作!这不是我们熟悉的《最终幻想》,这是《零式》

《零式》将故事背景聚焦到了四国国战上,而主人公团体则是朱雀国魔导班0班的学生。这是“最终幻想”系列第一次将学生作为故事主角的作品,在那个校园作品大受欢迎的年代,讲述一个发生在校园的故事更能得到PSP主力用户——年轻玩家们的认同。Falcom社长近藤季洋在提到《闪之轨迹》之所以将主角团设定为学生时曾经提出过,学生作为涉世未深的群体,能够更加客观地对待世界,也更能突显出成长,相同的观点放在《零式》上也同样适用。《最终幻想 零式》的主角团说白了,都是有些特殊背景的问题儿童,比起作为军人必须无条件地按命令完成任务,作为学生的主角团队就有了可以更加自由发挥的空间。

PSP最后的大作!这不是我们熟悉的《最终幻想》,这是《零式》

本作的另外一个吸引人的要素,就是主角团的设定。本作主线故事的主人公有ACE等在内的12人,除此之外故事还设定了从其他班转来的两名学生马奇纳和雷姆,这两名队友的故事将是新水晶神话世界观下的主人公,因此本作的可操作角色就达到了14人,这种设计在系列历史上都是独一无二的。作为PSP最后的大作,野村哲也亲自操刀,为所有的角色都奉献了精彩的人设形象,而制作组不惜成本将当年的顶级声优统统请到录音棚献声,让这个游戏一下子成为了二次元爱好者的狂欢圣地——当然,抡大锤的丰崎爱生到了现在我还觉得有点怪怪的(笑)。

PSP最后的大作!这不是我们熟悉的《最终幻想》,这是《零式》

这人头,嘎嘎地

而本作最被人称道的,则是独特的系统要素。本作虽然号称“最终幻想”,但玩法上却一点都不“最终幻想”。除了休息时间的校园生活有一些RPG元素,其余时间都和RPG没啥关系。本作有国战和关卡两种任务模式,国战完全是即时战略游戏玩法,需要率领部队抢夺对方的城池,而关卡模式则是本作的重点内容。玩家在“闯关”时会选择3名开始游戏,有趣的是当一名角色倒下后,后排的队友可以继续上场,只有14人全部倒下才算任务失败,如果联网的化,还会有其他玩家乱入帮忙,甚至有时会看到帮忙的NPC角色起着角色声优的名字入场,非常有趣。

PSP最后的大作!这不是我们熟悉的《最终幻想》,这是《零式》

当然,可用角色多并不意味着游戏难度小,事实上本作的难度逼退了很多玩家,而远程和近战角色某种程度上的不平衡也造成了一些角色超级难上手,为此游戏中还有许多支线剧情供玩家“刷刷刷”来升级,当然如果不用某些特殊手段,这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升级过程——这么说吧,能看到最后结局的不是纯爷们就是肝帝。另外本作的召唤兽系统也是系列独有的,总结一下就是:队友祭天,法力无边……

PSP最后的大作!这不是我们熟悉的《最终幻想》,这是《零式》

从各个角度来说,《最终幻想 零式》的成功都是水到渠成。

有些凄惨的零式

田畑端是个不喜画饼且酷爱悲剧的监督,PSP上《最终幻想7CC》就是典型的田畑端作品,《最终幻想 零式》也一样,故事完整且结局悲惨——当然,这里说的悲惨不仅仅是游戏中的悲剧故事,还是这部作品没有善终。

PSP最后的大作!这不是我们熟悉的《最终幻想》,这是《零式》

自SE走下坡路开始,“最终幻想”这个IP的价值就开始急速贬值,纵然它仍然是日本RPG响当当的金字招牌,但“只有你不想玩,没有你玩不到”的营销思路还是有种回天乏术的感觉。当年首发销量高达472253份的《最终幻想 零式》也没能够逃脱透支的命运。


PSP最后的大作!这不是我们熟悉的《最终幻想》,这是《零式》

2014年,顶着《最终幻想 零式》招牌的手游《最终幻想Agito》登陆IOS和安卓平台,这款手游拥有和《零式》相同世界观和类似玩法的网络手游,可谓是抱着金砖出生的,不仅仅用回了当年“agito13”的名字,还在《零式》的基础上推陈出新,作为一款延续性的作品来卖,受到了广泛关注,首日上线后甚至造成了服务器崩坏。然而就是这么一部瞩目的作品,却成了出道即巅峰的典范,上线一年来成绩直线下滑,导致SE不得不于2015年11月30日停止了旧版游戏的运营,并开始“新生Agito”的运营。同时,SE还曾一度宣布《最终幻想Agito+》登陆PSV平台,结果还没见面就以“PSV平台环境不好”的理由宣布撤销开发,如今薇酱已经成为了往事,这部传说中的“Agito+”也就没有什么后话了。

PSP最后的大作!这不是我们熟悉的《最终幻想》,这是《零式》

一首凉凉送给你

还是2015年,SE宣布高清化的《最终幻想 零式HD》登陆PS4,随游戏附赠已经开发了十年的《最终幻想15》试玩版,还号称“零式与15的联动”。结果是,很多玩家冲着《FF15》试玩版花钱买了《零式HD》,在赞赏了试玩版出色的(嗯,那个试玩版确实高素质)游戏表现后,顺便吐槽了SE“卖试玩送零式”的“凉心”行为。事实上,《零式HD》在发售当周PS4版只卖出92094份,XBOX ONE版甚至不到1000份,这与当年45万的销量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PSP最后的大作!这不是我们熟悉的《最终幻想》,这是《零式》

炒冷饭的提携正传,还是正传提携炒冷饭,说不清了。。。。

进入21世纪20年代,我们已经有4年时间没有再见到新的最终幻想了,如今洗心革面的SE一改前十年的作风,野村带领团队专心开发《最终幻想7RE》,《最终幻想16》似乎成了真正的“最终幻想”。田畑端离开了SE,《零式》如今也成为了没有续作的孤品,作为系列中最有个性的作品,似乎只有通过它才能一窥当年“新水晶神话”应有的样子。

PSP最后的大作!这不是我们熟悉的《最终幻想》,这是《零式》

初期披露新水晶计划时令人浮想联翩


推荐阅读:苹果7对比苹果8